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开山祖师爷

85劫象风云

    您订购的文包正在路上, 运输时间一百年, 补足50订阅量可直达  浓眉僧人眉头微疏,意外的同时有些纳闷, 一般能开天眼的,体内都会流转些灵力才能运用于天眼上,青年没有修为怎么猜透局势?站在他们身后许久不知看明白几分?

    想起青年下车时还拿着伞, 可能对暴雨也早有预料, 如此一来,便更想不通了。浓眉僧人余光扫到青年一截手臂,直到从伞上察觉到能量波动,自以为找到答案,约莫是借助阴器。

    浓眉僧人失望,一个术士别管能看明白几分,都没能力化解,要是他师父在就好了。

    浓眉僧人瞪着先前给他们带路的苏长明,挤着眼睛示意:‘抬走!抬走!’

    苏长明看明白了, 却头一转问向青年,“你觉得……”

    青年摇头表示不必管, “搬走不过救人一时, 弊大于利, 于他们隐患无穷!”

    浓眉僧人认定青年没法破局,此时再听青年这番话, 心里不由有了气, 修行弊端也要有命才能历, 两片嘴皮子一翻拿着为他们好做筏子,带累三个本可以免去垫背的师弟跟着送命,很有点道貌岸然。

    更可气是,青年一说,苏长明便迟疑了,挥挥手让军人们下去,一副虽然不清楚内情·但万幸悬崖勒马没险些念成错误·好险有高人提醒·万分信任青年胸怀人品道德的样子,浓眉僧人差点没呕血!

    陆寒霜瞥见苏长明眼中的迟疑,“你可以亲眼看看。”

    看什么?

    苏长明纳闷间,戴帽青年走到他眼前,比他一米九的身高稍逊,却生生让他有种仰望的错觉,高山仰止的威势压得他微微低了头,青年抬手拂过他眼前,像一叶拂柳扫过,微微一声,“开。”

    苏长明感觉像被水润雪洗,眼睛前所未有的清晰明亮。

    “且再去看。”青年指指停尸的广场。

    苏长明望着尸袋空荡荡的灰暗上空,脸色丕变,“这是——”

    旁人不知苏长明看见什么脸色大变,一个个望着陆寒霜,无言请求。

    陆寒霜手在空中一拂,指尖卷起一缕微风,硬是能顶住狂风暴雨,不疾不徐吹到老头及手下三位部员身旁,像无形丝带缠住四人眼睛。

    “开”“开”“开”“开”四声落下,暂时给四人开了天眼,把被生死界限遮掩的画面,重新无|码呈现。

    广场上,影影绰绰挤满看不清样貌的亡魂,悬在尸袋上方。

    黑色怨气裹着亡魂,丝丝缕缕,直通天际,结成一团一团的氤氲黑云,同样在亡灵世界下着黑雨,怨气化成的雨不停浇着亡魂,浇得时而散、时而聚。

    高僧念经的嘴里冒出一个个金色佛家法印,法印镇着金色河沙,使河沙写就的阵法大亮,佛光照向怨云,云色渐浅,下的黑雨中透出法印微光。这些浸着雨的法印打在亡魂上,灼得怨气嗞嗞冒黑烟,其间痛楚,形同炮烙。

    这是洗冤——不同于陆寒霜用功德洗怨,怨气升华为白烟,是一种浸泡于温水的舒畅体验。

    高僧洗冤是冷水强洗,虽良药苦口,但以硬碰硬弄得亡魂苦不堪言,越洗越痛,越痛越怨,洗得它们满身不服,冒出更多怨气。这怨气便在高僧头顶凝结了怨云,下着怨雨,一点点浇着高僧身体,腐蚀他们的修为。

    高僧金光:让我度让我度!

    亡魂怨气:别念了别念了!

    “是恶循环。”

    陆寒霜道,“现世,水蒸发冷凝聚成云,降下雨汇入江海,谓之循环。阴世,亡魂怨意通天,聚怨雨返还,也是循环。万物皆有循环,是为万象更新。这些僧人以他们的修为帮亡魂洗怨,亡魂生怨入了极端不懂僧人好意,以怨云报之,僧人便成了循环中的一节。”

    得道之人能洞悉万物根本,僧人们修为浅薄,只能察觉怨气冲天,再详细便不得而知了。坐在首位的了劫闻言睫毛一颤,似若有所悟,却身在危机中,只能暂时搁置。

    “如果僧人修为高超,以力降之,亡魂再不服也只能憋着,可惜……不自量力。”

    陆寒霜语气淡淡,并无苛责,但这般毫不留情陈述事实,让方脸僧人略有羞愧,浓眉僧人眉毛飞起,心里刚升点气,便听青年慢悠悠又道:“……不过遇到我,算他们好运。”

    好什么?

    浓眉僧人走神间,一把透明雨伞从身后飞出,同它的主人一样性子慢悠悠飞到僧人头顶,不紧不慢悬浮旋转,幻出一个巨大的伞影。

    天上的狂风暴雨被挡,淅淅沥沥的怨雨也
我的小人国(青衫小白) 变身土豪少女(灰色断罪) 职场情事:美女老板爱上我(黄河之子521) 女施主请留步(蒜苗) 舌尖上的唐朝(小陆探花) 贴身御医(七号手术刀) 摄政王绝宠:农女逆袭种田忙(公孙小月) 娇女谋略(帘霜) 渔妇(冬夜歇凉) 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台灯下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