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开山祖师爷

58再见白禹

    您订购的文包正在路上, 运输时间一百年, 补足50订阅量可直达  砰!一个茶壶猛然落到胖子肘边, 壶嘴溅出热水, 差点烫到胖子胳膊。宋展飞在旁边坐下, “说谁犯贱呢?”

    “说你咋啦?”胖子还记挂着宋展飞两人之前帮人欺负他的事呢。

    “主桌吵起来了。”副桌一个保镖出声。

    一人瞅着意思意思喝了两口热汤,开始冷静擦嘴的陆寒霜, “好像是因为你。”

    陆寒霜扔掉湿巾,看向桌对面的领队, “我吃完了。”

    领队愣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 “七层, 房号7013,信息订房时录入了,刷脸就行。”

    陆寒霜点头起身,一点不在意主桌的骚乱,回房休息。

    ……

    翌日,接上当地向导, 翻了一倍的车队载着两批人浩浩荡荡驶向禁区, 停在高耸的隔离电网外, 转乘沙漠履带车。

    崔陈刚去办理通行手续, 宋展飞打量着隔离网上“军事重地, 禁止通行”八字铁牌, 等了许久, 才见崔陈刚远远走来, 面有异色像在思索,脑袋探出窗外大声问道,“怎么盘查了这么久,出什么事了?”

    崔陈刚停到宋展飞车前,“尖刀也失踪了。”声音并没想象中高兴,崔陈刚眉头紧锁,“他们劝我们别去,估计怕担事。”

    “你的意思?”

    “当然去!正因为尖刀失踪就更应该去!”

    宋展飞毫不意外,从崔陈刚甄选被刷下便想着法子打脸尖刀,多年对头的性子可见一斑。

    “那就出发呗。”宋展飞收回脑袋。

    崔陈刚生出一丝隐忧,“我再去清点一遍物资,你去检查一下通讯设备都好着没,真到万不得已,还得向上面求助。”

    一行履带车像蜿蜒长蛇驶进隔离网中。

    骄阳似火,晒着漫漫黄沙,仿佛金河流淌,耀得人眼花,金河沙漠顾名思义,由此而来。

    崔陈刚同异人的选手商讨了计划,从外围开始绕圈,不断缩小范围,像盘旋的蛇尾一样圈圈深入腹地,虽然费时费力,更保险周全。

    时间如流沙,到了下午渐渐深入,周围没有军人没有建筑物,只有一片片枯燥单调的沙坡,满眼荒芜。

    烈日渐落,视野变得昏暗,远处连绵起伏的沙坡被霞光染色,一片殷红,像沙子里渗出了血,令人心头压抑。

    “天一黑,这地方怎么怪渗人的?”载着选手的司机出声,从后视镜瞧见几位选手相继出现身体不适,一个对气场特别敏感的女士一捂嘴,猛敲车门,司机慌忙停车,女选手立刻推开车门冲下车大吐特吐,像快呕出心肺。

    崔陈刚见有人“晕车”,赶忙叫停车队,“坐了大半天,都让下来走走,吃点东西扎营休息。”

    节目组工作人员去开火做晚饭,崔陈刚打开一包开袋即食的旅行食品,请几位选手过去先垫垫肚子。

    宋展飞趁他开设备弄地图投影,拿了一包牛肉干,溜出去找扎帐篷的保镖,寻到正固定铁支架的陆寒霜,见他两只手都占着,撕开包装袋挤出一块牛肉,殷勤凑到青年嘴边。

    陆寒霜偏开头,态度冷淡,“我不吃。”

    “你先吃点,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干活。”

    陆寒霜再次摇头,身一转去了另一边固定支架。

    宋展飞还要凑上去,身后传来一声冷嘲热讽,“哟,别人不领情你还上赶着讨嫌,不丢人啊?”

    宋展飞转头见是胖子,目光滑过胖子鼓鼓囊囊的衣兜,露出一角包装袋,呲牙一笑,“总比你这个被虐狂好,人都不待见你,还上门求虐?”

    “谁说是给他的!我自己嘴馋怕饿不成?”胖子一捂口袋,气急败坏离开。

    宋展飞转身又去纠缠陆寒霜,直到许微过来寻人,才终于把这块狗皮膏药从陆寒霜身边扒下来。

    胖子回来,几人正谈到尖刀,崔陈刚没直接点明军方事务,只说,“前面有一个石林,今早刚有一些人失踪了,你们能不能帮忙找找原因?”

    之前谈的条件没有这个,齐星博沉眉思索,导演组成员与选手们不懂汉语,互相望望,没作声。

    向导面露犹豫,“从十几年前这一带突然出现了许多类似的石林,很邪门的,能不进去还是别——”

    “该去一趟。”路易斯打断向导的话,作为唯一的高材生,用蹩脚的中文道,“有人失踪,出于人道主义,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虽然不一定能提供帮助,总要尽力而为。”

    路易斯会说话,人缘好,给其他选手翻译几句,相继又有几位附和同意。这时,编剧来喊几人去吃饭。

    锅子少做得饭量有限,照旧是崔陈刚等人与导演选手们先吃,第二锅给做饭的节目组工作人员与司机吃,身体倍棒能抗饿的保镖们搭完帐篷,坐在不远处等第三锅。

    一个保镖从下风口挪走,闻太多饭菜香味勾得腹内馋虫大动,不停咽口水。

    旁边保镖刚笑完他,转头瞥见崔陈刚拿出冷藏水果给几个选手加餐,也忍不住羡慕嫉妒,“这都是些什么人?长得弱不经风,雇主怎么还让他们跟着闯沙漠,生怕热着饿着,无微不至像在供祖宗?”

    “唷,这醋味大的,还学会用成语了?”

    “滚。”两人打闹一阵,另一个保镖才解释道,“你没听他们谈话,也该听过这一阵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首个全息综艺企划。这些人就是从一些神神叨叨的节目里请来的一批玄术高手,本事高着呢。”

    “高什么高,你亲眼见过?”

    “这倒没,不过网上传得神秘极了,随便一搜都有一堆,最有名的那个路易斯还是个高等人才,犯罪心理学研究生。”

    保镖听着,余光见一个胖子端着个碗,悄悄递给不合群的保镖新人。

    保镖新人爱搭不理,胖子落寞离开,保镖赶忙起身凑过去,喊道,“别走啊,他不吃我吃!”

    这一喊把周围目光都招来,胖子脸一红,“嚷嚷什么,真没礼貌,我倒了也不给你吃。”胖子一摔碗,转身跑了。

    “……到底谁没礼貌啊。”保镖怕扎伤人,捡起碎片装进袋子,可惜浪费的食物。

    天色渐晚,温度急速下降,保镖们吃完饭,排了守夜顺序,五人一间进帐篷,钻入睡袋。

    夜色华美,星空璀璨,似钻石点缀在天鹅绒上,陆寒霜抬头望天,一轮明月缓缓升空,又到月圆日。

    他没进帐篷,寻了一处沙坡背面,屈膝坐下,转动腕部的佛珠。

    满月悬于头顶,阴气大盛,浑身怨气像进了水的油锅,剧烈沸腾,冰冻蚀骨、烈焰焚心的痛楚再次袭来……

    这里阴气远胜外界,即使有佛珠庇护,依然稍有不敌。陆寒霜汗如雨下,加快速度转动佛珠,丝丝肉眼不可见的金芒从木刻经文上缕缕飞来,包裹全身,减少些许痛苦。

    路易斯起夜小解,避开巡逻保镖,往沙坡背面走。

    离得进了,夜风传来细微呜咽,他探身一看,差点没吓一跳,骨碌冒出一堆母语。

    “你怎么了?”路易斯换成中文,蹲下身想扶起脸色惨白的陆寒霜。

    陆寒霜的意识被本能压制,身体还有余力。路易斯才碰到青年的背,便被一股巨大无形的反射力量震向沙坡,撞倒半个坡头。

    轰响与沙体簌簌滑落声惊动不远处的保镖,隔着沙坡大声询问,“怎么了?”

    路易斯晃晃灰蒙蒙的脸,咳出满嘴沙子,晕晕乎乎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抬头撞进陆寒霜睁开的眸中,似望进一片冰天雪地,无尽的寒意,让人自脚底泛出一股瑟瑟发抖的冷,连心跳都冻住,接近窒息。

    圆月微斜。

    保镖赶过来挖出还陷在沙子里愣神的路易斯,“发生什么了?”

    路易斯张了张口,失了声。

    “他刚醒脑袋不清醒,一不小心踩到我身上,我推了他一下,力气太大把人撞到沙坡上了。”

    路易斯闻言猛然抬眼,望见刚才还难受得好似快死掉的青年已经拍着沙子起身,若无其事撒着谎。月华洒落,映着青年微白的脸,再没有丝毫脆弱。

    “不是……”路易斯想反驳,能言善辩的嘴里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说青年根本没推他,是青年的身体突然冒出一股怪力自动弹开他——太荒谬,连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是不是还没睡醒?

    保镖们想起青年在机场单手拎起胖子,信了他的说辞,望着路易斯下面可疑的湿痕,讶异道,“针尖大的胆子,撞一下居然还能吓尿?”

    另一个保镖劝青年道,“下次小心点,这帮子普通人的身体素质比起咱们差远了,可别一不小心把人家弄坏了,回头还找你要医药费。”

    路易斯听出奚落,没法解释到底是被吓出来的尿,还是被撞击震出来的,尴尬挥开他们,匆匆跑走。

    这一晚上,路易斯总梦见黑暗中青年那双分外明亮的眼睛,迸发出刺骨情绪,负面浓厚的怨与恨,吓得他惊醒数回,噩梦连连。

    这是路易斯通灵体质,遇上陆寒霜发病沾染了怨念,俗称撞邪。

    翌日,路易斯精神不济、神思恍惚,引来周围人关切,他摇了摇头,黑着眼圈跟随车队赶往石林探查。

    进石林前向导情绪
我的小人国(青衫小白) 变身土豪少女(灰色断罪) 职场情事:美女老板爱上我(黄河之子521) 女施主请留步(蒜苗) 舌尖上的唐朝(小陆探花) 贴身御医(七号手术刀) 摄政王绝宠:农女逆袭种田忙(公孙小月) 娇女谋略(帘霜) 渔妇(冬夜歇凉) 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台灯下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