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开山祖师爷

51姻缘天定

    您订购的文包正在路上, 运输时间一百年, 补足50订阅量可直达  杨阳见没雨的结论陆续被高姐和另一个同事肯定,问良嘉, “你觉得呢?”

    良嘉反问,“那你呢?”

    “依照证据来说,应该是没雨的。”杨阳从兜里掏出一枚钱币,心里问了一句再弹一下钱币扣在手背,查看结果, 不由皱起眉。

    良嘉瞥了眼戴帽青年,看向显示有雨的正面钱币,“你的预感不错,他确实没说谎。”

    两人说话间,见李叔又凑到青年面前问着什么, 杨阳道,“他又干什么?”

    “撩骚。”良嘉瞥了眼李叔藏不住心思,一脸准备捉人马脚的表情, 滑向爱搭不理青年, 以及被青年望着的天,云团渐渐汇聚而来……

    李叔不知为何,光与青年面对面, 底气就虚了一截。等他问了第三遍,陆寒霜才从天上收回视线, 给了答案:

    “古有六月飞雪, 天道诉其冤。上天有情绪, 风、雷、雨、雪、阴、晴、圆、缺。这里枉死者众多,怨气达天。天道心怀怜悯,必然有泪。只看近二十多年每逢灾祸的气象,可知这天不仅有情绪,还特别有情绪。等会儿有雨,必是暴雨。”

    李叔一脸听到鬼扯的表情,高姐跟着摇头不信,杨阳收回目光,便见良嘉跑向军人说了什么,等良嘉回来,追问道,“你去干嘛了?”

    “让他们找伞。”

    杨阳瞪圆眼,“你信他说的?”光翻翻以前的资料就知道,在末法时代这理论多不切实际。

    良嘉摇头,“我是信他。”不是说辞。

    “草!”杨阳郁闷,“……会相人的是不是都像你这样?”

    良嘉没再说话。

    陆寒霜无意多言,部员们学过“士别三日”,却不知天道也已非吴下阿蒙。

    换成二十五年前,陆寒霜这话定然是鬼扯。现世信奉科学不信鬼邪,道统残缺、灵力干涸,天道薄弱自然缺少感应。

    现在两个位面正在融合,此时山有灵、海有智、灵气充足,天道被灵气滋养,慢慢恢复生机,有了懵懂意识,不可同日而语,自然不能再用老观念看待。

    萧衍坐在车里,隔窗看得气闷,宝珠当鱼目!心情晦暗而显得阴翳的眸子掠过李叔,换在寻仙里,早举斧一刀屠了。

    道童不经意瞄见他神态,打了个寒颤,缩缩肩膀往里边挪了挪。

    萧衍察觉,恍过神来摸摸胸口,掩下眼中翻涌的郁气。他原本对陆寒霜就有点难测的情绪,得知两人的“爷孙”关系,这股难测参杂在怨愤憎恨里,变得越发说不清道不明。可恨牵动他情绪的陆寒霜,依旧一副风吹不动的姿态。

    ……

    陆寒霜一甩手腕抖开自动雨伞。

    “砰”一声绽开了花,声音惊了旁人,李叔等人下意识望了一下天,惊讶发现天上太阳正烈,却不知何时悄悄汇聚了大片乌云。密密麻麻、层层堆积,压得人心头晦涩,光是看着就有什么抑郁难言的情绪从身体深处不断往上涌动,无端感同身受,想捂着点什么,或胸口或嘴巴或鼻子或眼睛。

    喘不过气,鼻喉酸涩,想哭!

    怪哉!

    太阳这么烈,天色这么亮,怎么望见笼罩灾区的这片乌云会令人心情这么压抑?!

    良嘉从军人手里接过两把伞,杨阳下意识伸手接向第二把,良嘉施施然绕过他,走向部长老头。老头还没注意到良嘉,正盯着青年——陆寒霜慢吞吞举伞遮到头顶时,李叔等人隐隐意识到有什么要发生,只是不肯相信,但现实不会顾及别人的脸面,紧接着下一瞬,倾盆大雨哗啦而至,淋了众人满头。

    狼狈得像极了李叔的心境,尴尬一瞬,仍小声嘴硬,“……瞎猫撞上死耗子。”

    只有旁边高姐听到,但她焦心着今天妆容不防水,没心思搭话。

    杨阳瞪着良嘉,“你这次真得要失去我了!”

    良嘉举着伞步履悠闲走回来,“又怎么了?”

    “你伤害了咱们多年友情,知道不?”

    良嘉停在一步外,微微一笑,“这么说你不想进来了?”

    “进。”杨阳“恶狠狠”擦掉快滴进眼睛的雨水,一溜烟钻进伞下,挤得良嘉半个肩膀露在外面。

    老头心头火热,很想为国家招揽人才,可想想这青年的性子,便又按捺下来。

    暴雨倾盆。

    陆寒霜神色淡然,一脚深一脚浅踩过被雨水浇泥泞的地面,走向集中停尸点,一个计划重建为纪念广场的城市公园。

    老头跟去,良嘉与杨阳同样好奇,李叔记挂着尾礼追上,高姐跺了跺高跟鞋很不想淌过那一片泥,见最后一位部员也追随了部长的脚步,咬咬牙举着衣服遮头追去。

    越靠近停尸点,越是雨烈、风斜、声大如雷,恍若嚎啕!

    等待焚化的尸体裹着防水真空尸袋,一排排一列列堆满公园前的广场空地,高僧们用不知从哪条河里淘出来的金色河沙,按照佛家密文绕着广场堆出一圈纹路。

    豆大的雨把人浇成了落汤鸡,六名高僧们呈三角状跪成一片。

    了劫打头,方脸僧人与浓眉僧人居后,另三位垫底。垫底的年迈僧人脊背都被雨水砸得微驼,围着广场的金色河沙却丝毫不被雨水冲散,仿佛有某种力量把它们狠狠钉在地上,静默守护数万丧生者的尸体。

    高僧们雨打不动、闭目念经,令观者心有戚戚。

    一人叹息着拍拍苏长明的肩膀,苏长明回头,风雨迷眼,他隔着朦胧视野,看清是部长老头,稍微加大点声音,“您怎么来这边了?”

    老头努努下巴,苏长明瞥见陆寒霜走到高僧身后,垂眸盯着密密麻麻的尸袋沉思。

    “跟着他来的。”老头大略提了一下之前陆寒霜说雨的事。

    青年神异颇多,苏长明只微微讶异便处变不惊,默默在青年价值上多加一个砝码,“我去问问什么时候停雨。”

    高僧们跪在地上,僧袍湿透,雨水被土壤染成浑浊黄褐色泥汤,泡脏僧裤僧鞋。上了年纪的僧人不经折腾,身体被雨水击打得微微晃动,念经的牙齿都打着颤,像极了受风雨摧残的枯枝。

    苏长明望着
我的小人国(青衫小白) 变身土豪少女(灰色断罪) 职场情事:美女老板爱上我(黄河之子521) 女施主请留步(蒜苗) 舌尖上的唐朝(小陆探花) 贴身御医(七号手术刀) 摄政王绝宠:农女逆袭种田忙(公孙小月) 娇女谋略(帘霜) 渔妇(冬夜歇凉) 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台灯下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