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开山祖师爷

24师徒相认三合一

    崔陈刚询问详情, 路易斯用中文解释, 是用探路人作为分|身眼睛,堪破造成磁场紊乱的能量网,寻找出路。

    望着保镖远去的背影, 选手们讨论起路易斯的手法,请人翻译路易斯的中文。

    常人不懂专业词汇, 没法准确传达,颠三倒四说不清楚, 选手们只听明白“血祭”“替身探路”两词。

    一个选手渐渐拧起眉, “如果他没有翻译错误……”

    理论上, 人血只是一种传递媒介。

    它处于体内循环中传递生机,暴露体外同样能传递信息,被血的主人用于沟通作用, 不能单独成为祭品。

    通常血祭中,献祭处女之血,宰杀牛羊取血, 血只是敲门砖。夺取少女的纯洁,牛羊生灵生气,这些才是珍贵的滋补物。“血祭替身探路”的组合,纯属蒙骗外行的说辞, 似是而非。

    “祭”之一字, 必有牺牲。

    根本没有【“血”祭】一说, 要么是【“血祭”】要么是【血“祭”】, 前者本身包含血的来源作为祭品, 多是例行供奉神灵以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种,后者是血引+祭品,血载着施术者的需求信息,借另外供奉祭品达成目的,用途繁多,各地术法存有差异,但内核大同小异。

    “……路易斯想干什么?”有选手心中起疑,想下去阻止越走越远的青年保镖,被另外一个人拉住,“路易怎么可能暗害他人,你这样怀疑路易,太让人伤心了。”

    陆寒霜踏入生门的一瞬间,路易斯立刻察觉到。

    然而,还来不及与能量网构建联系,路易斯先迎来一股浩瀚可怕的反噬力量,无形砸来,泰山压顶一般难以撼动。他像仰望雪山崩落的渺小人类,吓得定在原地,腿软着!恐惧着!颤抖着!

    浑身血液躁动,瞳孔急速收缩,想逃!想疯狂奔跑!可脚底连一寸一毫都无法挪动,浑身僵直,无处可逃。

    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微不足道,弱小如蝼蚁!

    他无法理解,还没施术为什么会遭到这样恐怖的反噬?!难道这个能量网危险到连试图接近都会被疯狂牵连?

    路易斯心头大乱,一时忘记,语言是有力量的,欠下祖师爷爷的债,更是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

    崔陈刚见路易斯神色一变,紧接着不久便吐了口血,身子一歪,晕了过去,皮肤快速干枯、肌肉萎缩,像皱巴巴的脱水蔬菜,人眼透视不到的内部脏器开始衰弱……

    选手们赶来,望见路易斯生气被大肆掠夺的样子,心中怀疑抹去,难道路易斯以自身生气当了祭品,沟通了掌管石林能量源的“神明”?选手们心中有了结论,为怀疑路易斯的用心萌生羞愧。

    与此同时,许微驾车终于冲出石林,是陆寒霜探清能量网,一毁了之。

    能量炸裂爆发出耀眼白芒笼罩整个石林,一时间,诸多通讯设备燃起一片刺哩劈啪的电火花。

    待刺眼白光散去,崔陈刚赶紧抬路易斯上车,随行人员找出急救箱,检测结果并不理想,“体温下降、心跳减慢、血压降低……”

    崔陈刚冲司机吼道,“别傻呆着,快开车!”

    这次,车辆没再像无头苍蝇乱转,稳稳开出石林,崔陈刚望向一脸灰败死气的路易斯,同样猜测路易斯破除的“鬼打墙”,低语,“他难道是法力消耗太多,力竭晕倒了?”

    大漠风起,黄沙翻滚,众人回望越抛越远的石林,吹着热浪眼角微红,许多不懂内情的普通人为路易斯喝彩!

    齐星博指挥摄影师们,拍下这个激动人心的瞬间。

    ……

    石林外不远处,宋展飞仿若行将就木的老年人,驼着背累弯了腰,气喘吁吁,一脚深一脚浅陷进滚烫黄沙。

    终于膝盖一弯,精疲力尽累瘫跌倒,再爬不起来。

    他原本只想寻个地方小解,稍微走远了点,不知怎么迷了路,再回不去。三天没吃没喝,两眼发花,脑子晕沉沉像快被太阳蒸熟。

    黄沙里一滚,皮肤烫得干裂,想象自个是糖炒栗子里面被炒得绽开壳的栗子,把自个逗乐了。

    日落西山,气温渐低,他的生命似也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意识渐渐朦胧……

    涣散……

    许是危机激发了潜能,当意识对身体操控减弱,自我保护本能占据上风。曾经怎么都学不会的引气入体下意识运转开,干燥空气中似有什么涌动着,一股潮湿感扑面,滋润起经脉与身体。

    ……意识渐醒,朦胧感消失。

    宋展飞舔了舔唇瓣,腾地坐起,四肢里突然充满力量,他抬起胳膊,干燥开裂的皮肤好了许多,捏一捏,充满水分与弹性,奇了怪了,他把莫名的感觉挥到脑后。

    一日、两日过去,夜间休眠时身体无意识引灵气入体,他摸摸滋润饱满的唇瓣,终于发现不寻常,不及深思,远处黄沙滚滚卷来,履带车行驶的噪音引起宋展飞注意。

    “宋展飞——!”许微举着望远镜探出车窗,惊喜呼喊。

    宋展飞亦欣喜若狂,一蹦三尺高。

    履带车返程,载着中途寻回的失踪保镖,许微一路上讲了宋展飞离开期间的事情。

    当天入夜,寻着灯光,一车人与扎营的崔陈刚一行汇合,皆大欢喜!

    嗯,不完全欢喜。

    食物只剩三四顿的量,通讯设备因能量网躁动全部报废,联系不上外界,现有的油量根本不足以安然离开沙漠。

    崔陈刚在旁讲述并不乐观的前景,许微认真倾听,宋展飞吃得狼吞虎咽,吃完拍拍食物渣,“你们俩先聊,我去一趟保镖营帐。”

    崔陈刚皱眉,“去找那个戴帽子的保镖就不用了。”

    “怎么说?”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他不在这。”

    宋展飞,“……你还是详细说一遍吧。”

    崔陈刚详述了前因,道,“我让后面车子去接人,保镖绕着那个方向转悠几圈没见着人,路易斯选手又昏着,保镖没了办法怕再困在石林,没敢耽搁匆匆出来了。”

    宋展飞腾地站起。

    崔陈刚忙拉住他,“这么晚了难不成你还想出去找人?你想想,你这脆弱小身板都能撑这么久没事,他一个力大无穷身体强健的保镖不比你命硬?别折腾了,先睡一觉再说!”

    崔陈刚心想,柴油储量无法再负担寻人的消耗,宋展飞与那个保镖萍水相逢,再关心也有极限,睡一觉饿一顿说不定就忘了。

    ……

    路易斯从帐篷里醒来,晕黄灯光照出他失去活力的皮肤下突兀鼓起的血管,血液流淌速度非常缓慢,能深刻感受体内脏器正慢慢衰竭,生命流逝让人从心底升起恐慌。

    恐慌到他甚至忘了哀悼他失去引以为傲的相貌。

    面临生死危机,人性总会遭遇考验。

    真实想法丑陋的像鲜肉腐烂时爬满的蛆虫。路易斯垂眸良久,灯光照在眉眼落下晦涩阴影。原本蜜蜡光泽的紧致肌肤,干巴巴松松挂在脸骨上,像快烧尽的蜡烛垂挂满蜡液,衬着颊边银发,恍如一个垂垂老人。

    待他抬眸,已掩下所有不堪情绪,唇角再次挂起毫无纰漏的笑容,只是失去相貌优势,再不复往日迷人。

    路易斯叫醒同帐选手,不动声色把话题引到现临的危机,“……你们应该清楚,食物最多吃到后天,离开沙漠前我们很可能饿死在这,一个异国他乡。”

    几人听出话里有话,“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加上保镖有二十几位,节目组也有二十几位,我们只有十二人,如果排除掉前面那些人,我们会多出四五天寻找生路,只要留下足够他们维持生命的水。我们拿着其他物资离开,出了沙漠立刻让他们国家军方派遣救援——方法危险了点,但危急时刻要特殊行事,我们才有机会活下来,他们也不会有事,你们觉得呢?”

    其他人意动,路易斯继续劝道,“我们十二人各有本领,认个路不难,不会在沙漠迷失。还有,苏苏懂些草药,可以想办法弄晕守夜的保镖。这很容易,我亲爱的朋友们。”

    ……

    翌日早。

    天色蒙蒙亮,崔陈刚醒来,习惯性先去清点物资。

    物资车挡风玻璃上别着一张卡片,英文写道:【我们会找人求救,愿上帝保佑你们。】崔陈刚脑子还没完全清醒,纳闷打开车门,愕然发现车内空空如也,只剩几箱饮用水。

    他脸色大变,立刻集合清点人数,十二名选手少了十名,节目组工作人员面面相窥。导演齐星博昨夜睡得像个死猪,完全被蒙在谷里。

    崔陈刚当众宣布:物资被盗!

    众人哗然!

    崔陈刚趁着众怒当众逼问两位剩余选手,迫于压力,两人支吾坦白,“……路易觉得,大家一起困死在这里不如先救一批人,再救剩下的人……这并非绅士所为,我们没有同意……”

    “说得好听!你们当时怎么不传消息给我们?!”崔陈刚气血冲头!先前帮他们离开石林舍己为人的路易斯,怎么会干出偷物资的卑劣行为?是他看走了眼,还是这里面藏着什么隐情?

    一些女工作人员情绪失控,抱头痛哭,“他们怎么能这么做?亏我这么喜欢路神……”

    良心过意不去而留下来的两位选手,望着四下流露绝望的人群,心头灰暗,“现在怎么办?”每个人都滑过这个问题。

    崔陈刚防止再度发生意外,清点水量平均分配,各自携带。保镖出动寻找可替代的沙漠植物与水源。

    然而,祸不单行。

    时值中午,履带车行到一处停下,五十几人下车活动腿脚,抿着纯净水湿润干燥破皮的唇瓣,帐篷还来不及搬下来,突然传来细微沙沙作响。

    “跑啊——”一声暴喝!

    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旁人拉着百米冲刺,等终于停下站稳,破风管子一样呼哧喘着粗气,回头一望,表情骇然!

    坚实的沙坡化作吞人漩涡,张开巨口,一排停驻的履带车逐渐淹没在流沙中,直到这时,不要命的齐星博还一边倒退一边急忙抢过一个摄影师脖子上挂的设备拍摄画面。

    其他情绪正常的人,正经历着庆幸、后怕,欲哭无泪。

    失去代步工具,通讯设备无信号,没有准确辨认环境位置的车载导航,众人顺理成章再次迷路。

    崔陈刚望向向导,向导同样苦着脸摇头,“这片区域变化太无常,自从军队封路不让进,连经验都不可靠了。”

    连番打击让人变得消极,打趣闲聊声渐渐消失,尽可能节省口水。四下里除了黄沙就是同伴沮丧的脸,随着迷路时间增长,一个个越来越沉默。

    烈日高悬。

    不停消耗着体力与水分,五十几人汗流浃背,稀稀拉拉前行,留下一串一串有气无力的脚印,四下气氛压抑。

    失去物资第一日夜,崔陈刚终于发现,调度经验欠缺所展露的弊端:大多常人缺乏自制,已经把整桶15l水全部用完。保镖虽饮水节制,但日常寻找替代食物源体力消耗甚巨,一个个精神不济。

    许微神情萎靡,背靠沙坡,仰头望天。宋展飞挨着他坐下,递出桶水。

    “我还有。”许微推了回去。

    宋展飞瞄着许微起皮的唇瓣,“我不用,你喝吧……话说之前我失踪好几天,滴水没沾,你就不奇怪我怎么没事?”

    “奇怪啊,不过你一向耐不住寂寞藏不住话,我以为你没说肯定有说不出的理由。”

    宋展飞听出他的潜台词,大惊失色,“卧槽?!你不会以为我喝了尿?不想揭我伤疤?”

    许微侧目,“难道不是?”

    宋展飞疯狂摇头。

    许微挑眉,“那我可真想不到了,总不会你找到绿洲还是别的什么?回程一路上我可都没见到啊。”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

    “比如?”

    “……我师父先前教会我一招保命的仙法。”宋展飞神秘兮兮压低声音,一脸认真严肃。

    许微扑哧乐了。

    宋展飞表情委屈,“我没骗你。”

    许微白了他一眼,“可别是说你那个npc师父?”见宋展飞点头,许微去摸宋展飞脑门,“别是晒晕了说起胡话?”

    宋展飞躲开瞪眼,“我说真的!不跟你开玩笑!”

    “那你使个仙法带我出去?”

    宋展飞脸一红,不吭声了,许久才道,“……这不还没来得及学嘛?”

    噗噗噗笑喷一片。

    左边几个不对付的哥们旁听许久,累得连拌嘴力气都没。

    崔陈刚刚缓回点精神,侧头瞅见宋展飞盘起腿打坐,一本正经搞笑,逗得他乐不可支,“土匪,你是故意来活跃气氛的吧?”

    宋展飞给了崔二傻一枚冷眼,没搭理。

    闭目试了一圈,他果真没猜错,先前体内无意识运转的,真是陆寒霜教的引气法子,一个收势停下打坐,他低头看向许微,“我师父真教了我一套功法,你跟我学学呗,用不着水也能熬到走出沙漠,你看看我多精神就知道了。”

    许微想起亲见宋展飞翻着本经脉书在床上摸索自学的情形,一个翻身,背朝宋展飞。

    宋展飞不满,把许微扳过来,“连你都不信我?”

    “累,别闹。”许微推推宋展飞,他计划着明天去寻找仙人掌的事,忧心忡忡,没心情听他瞎扯,“省着点力气,睡吧。”

    左边几个嗤笑轻嘲,没有人当真。

    “……我真有师父。”宋展飞嘟囔一句,底气不是很足。他虽然从npc那习得功法,但很可能是游戏公司误打误撞寻到的珍贵资料,非是npc功劳。

    宋展飞见许微眉宇间的疲惫太过明显,蔫蔫停嘴,没再纠缠,日久辨真假,他会亲身验证所言不虚。

    宋展飞盘起腿继续修炼。

    然而,不等他证明成功,半夜被一声喊叫惊醒,起夜的人发现不远处有一丛丛植物,“快快快!来看看这玩意能不能吃?!”

    夜风徐徐。

    一群人闻声围过去,抓着植物茎部往外拔。

    黑暗中,模糊辨出植物形似蒲公英,头顶开了一团团黑色绒球,换成白天,几人许能发现那团圆滚滚的可爱绒球并非善茬,由极细软的尖叉组成,尖叉顶部像分叉的蛇信,森森冷光透出不好惹。

    几人动作间,一团团绒球像蒲公英绒毛飞散,被风吹远……

    “啊!”

    “卧槽!”

    “靠!”

    “什么玩意?”

    四下一片惨叫,熟睡的人纷纷被蜇醒。凑去查探情况的宋展飞几人,迎面被蜇了满脸,疼得呲牙咧嘴。

    崔陈刚喝道:“都别乱动!拿手电来!”

   
我的小人国(青衫小白) 变身土豪少女(灰色断罪) 职场情事:美女老板爱上我(黄河之子521) 女施主请留步(蒜苗) 舌尖上的唐朝(小陆探花) 贴身御医(七号手术刀) 摄政王绝宠:农女逆袭种田忙(公孙小月) 娇女谋略(帘霜) 渔妇(冬夜歇凉) 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台灯下的节奏)